大蚊

不怕不怕

今晚去天荒坪观星!

我很高兴,我很年轻,我还有梦想,我依然爱着星空

行行好吧看看我的新文吧

终于认识到了这对co只有我在吃,只有我在产粮#呆滞

《丰瑞之兆》2.



张润丰从吴山开始真正跟张瑞熟起来。机构老师真是可以为所欲为,一周一二三都能快快活活没烦恼。开玩笑,一周一二三只能快快活活没烦恼地跟张瑞备课。看着很刻苦,而备课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其余时间在讨论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有时讨论一下学生。

张润丰把这个当段子讲给学生听,学生又讲给物理老师听。物理老师是个娇小嗓子甜的女生,听到这种事居然颇有感触,说着自己也想每天只跟男朋友讨论下一顿吃什么,可惜每天只能跟男朋友讨论讲义上的题有没有错。

张润丰摇头叹气,世人真苦,这样平平无奇的小日常都觉得是糖水是慰藉,果然不该让物理老师知道自己不仅能有人一起讨论吃吃喝喝,还能跟人一起逛街买衣服。张瑞确实是张润丰...

十六岁万岁!

祝我生日快乐#欢呼

《丰瑞之兆》

张润丰很多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小天才,无所不能一呼百应,学生都乐于同他开玩笑,即使占用课堂时间回忆一下往昔,大多数人也听得也毫无怨言且津津有味。化学课上得每个人高高兴兴,甚至还有粉丝见面会一样的大叫大笑。这种本领简直是张润丰生而便有的被动技能,他曾经是讲台下的聪明学生,有恰到好处的不可一世;而如今他是讲台上得意洋洋但确实挥洒自如的讲师,学生爱他,听从他,跟随着他大呼小叫。

跟张润丰交往的每一个人都能从他的眼中与行为中读出奇异的讯号,微不可查,加之无人总结归纳。他看上去只是愉快又自信,并无任何不妥之处,看起来很寻常地上班,上课,下班,与人约会聊天,以正常人的方式打和世界交道。

而张瑞察觉了。...

我以前写的文

有些很情真意切,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


希望以后能写得更加真诚,更加粗长(唐突)


虽然以后写文的时间会少,但我还是想写下去,同人也可能会少了,想写一点原创的故事!!


我想写色彩明媚的闪亮的东西,不管是描写还是创造,我都很想试试。这个博客里面大部分文章,我在想,我有把那种心情表达出来了吗?


文字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呢,能让人开心,让人暂时忘记烦心事吗?让人感到自己不孤单,感到自己受到了扶持,又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可以做到吗?


我想让看文的人都开开心心,为美好惊叹,然后充满热情地去过每一天,就像每一个儿童看见柔软的绒布玩具或花朵一样欣喜


之前立了要写太敦的flag,我...

《But What Are You Really》

“那你怕死吗,康纳?”
“如果我在调查途中被迫……停机,确实会觉得很遗憾。”

可你分明在读取了那个死去仿生人的记忆的时候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表情,你体验恐惧与疼痛,就像新生的幼鹿头一次看到日落一样,你说“我很害怕”,带着颤抖与茫然被迫凝视死亡,你,你也是在那时开始渴望活着对吗?

你分明是婴儿的灵魂,而被包裹了成人的皮囊,可你又不像初生的孩子,第一次看见雨雪不会惊异,第一次仰望日月星辰不会赞叹,你从一出生就被根植进了本需自己探索才能得来的知识,信息,世间能留给你探索的只有情绪,只有情感

最初被射穿胳膊都时候,你连痛觉也没有,也完全没有相应的反应。可是,康纳,康纳,明明没有痛觉的你,居然也有一天会...

杭高雷猴啊

成绩看到了

今天有别样的倾诉欲

有点……悲伤

好像跟喜欢的人们进不了同所学校了,每当想起这个胳膊就酸

分数出来了,考得是还行,第一志愿挺稳的#应该第一志愿再填高一点啊

不敢填但想去的是第一志愿上一级的学校,最想去的是第一志愿下一级的第二志愿,结果最后看起来是上第一志愿这所有点不尴不尬的学校,啊

曾经在梦里出现过的菊中与学军到底是离我远去了,梦里出现的人们也不能再见到了

再见啦再见啦♪但为何我会如此眷恋?

可能是因为我再也不能为以前的一些梦想努力了,因为尘埃落定之后我就彻底失去了为过去努力的资格

希望大蚊能在未来,好好做人,认真做事,见到真心诚意喜欢的人就追,有考虑过后依然渴望的目标就尝试实...

1 / 16

© 大蚊 | Powered by LOFTER